欢迎访问太平洋财富网  今天是 2024年07月18日 星期四

全球股市

热门搜索:概念股金融股票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情

华泰股份可转债折戟背后:踩中盈利红线?财务公司高存低贷引发资金占用质疑

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夏虫工作室/春涵

核心观点:在华泰股份与财务公司往来上,同样出现高存低贷现象,且持续多年。然而,颇为不解的是,公司一边较大资金存于财务公司,另一边却又通过可转债等方式募资。公司可转债最终折戟背后,究竟是融资必要性存疑还是踩中可转债发行的盈利红线?

近日,上市公司存于财务公司资金频繁“爆雷”,上市公司存于财务公司资金安全问题或刻不容缓。

先是6月4日ST亿利(维权)称超39亿元存款存在重大可收回性风险;6月18日晚间,东方集团(维权)又称超16亿元存款大额提取受限。上市公司资金究竟有没有被占用?

事实上,近年财务公司资金风险也引发监管重点关注。一方面,财务公司频现违规财务方式频繁出现存贷款业务违规、信贷资金被挪用、内控制度执行不到位、高管长期缺位等问题;另一方面,近年上市公司资金违规占用频发背后浮出财务公司身影,财务公司正成为资金占用的隐蔽通道。

据统计,财务公司累计高达277家(注:金融监管总局数据,截至2023年12月末全国存续241家),其中大部分国企央企为主,民企财务公司为45家,占比不足两成。值得注意的是,民企注册资本金明显低于国企央企整体平均水平。

部分财务公司截图如下: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向财务公司存款显著大于贷款。据悉,截至2023年末,上市公司在关联财务公司的存款余额超1.6万亿元,较2020年末增长42.3%;同期贷款余额为7340亿元,较2020年末增长31.7%。随着外部大环境周期性承压,上市公司与财务公司之间业务往来可能诱发的资金风险或需要监管及投资者再次高度重视。

基于以上背景,我们将对存续的241家财务公司可能与A股上市公司之间发生业务往来的进行全面深度复盘。我们将从以下几方面进行深入探讨:

第一,对于民企,我们重点关注财务公司背后是否可能出现“资金黑洞”。我们将重点筛选出可能呈现出风险信号特征的公司,即出现“高存低贷”、“母弱子强”及存贷结构失衡与利率不匹配等特征信号的公司;

第二,对于国企央企,我们侧重点关注中小股东利益保护上,如上市公司资金有没有可能流向集团低效资产,或上市公司低息向财务公司存巨款同时又高息外部机构举债的大存大贷行为等等。

在华泰股份与财务公司往来上,同样出现高存低贷现象,且持续多年。然而,颇为不解的是,公司一边较大资金存于财务公司,另一边却又通过可转债等方式募资。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可转债最终折戟,这背后究竟有何隐情?

长期在财务公司高存低贷 可转债募资必要性存疑?

根据公告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华泰股份存于财务公司的资金分别为17.68亿元、14.11亿元、12.02亿元,占货币资金之比分别为60%、62%、59%;同期其向财务公司贷款资金分别为2.32亿元、2.35亿元、4亿元,占公司总贷款之比分别为10.6%、10.96%、16.18%。

可以看出,华泰股份与财务公司之间往来长期出现“高存低贷”现象。此外,公司存于财务公司的利率收益为1.35%-2.05%,而从财务公司获得贷款的资金成本为3.20%-4.35%。

需要指出的是,华泰股份一边较大资金存于财务公司,一边却又向外部金融机构融资。2023年,公司外部贷款金额为20.72亿元。

更让人费解的是,公司一边较大资金存于财务公司,一边却又通过上市公司发行可转债募较大资金。

华泰股份2022年10月28日公告,拟公开发行可转债募资不超过15亿元,用于年产70万吨化学木浆项目。其中,华泰股份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方案分别经2022年10月27日召开的第十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和第十届监事会第七次会议以及2022年11月14日召开的公司2022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华泰股份2023年9月9日披露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2023年半年报更新稿)。

这种资金结构安排是否合理?其一,华泰股份这种常年高存低贷特征是否构成关联方隐形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其二,在集团财务公司和商业银行中存在较大存款余额的情况下,华泰股份此次可转债募资的必要性是否合理?

对此,公司称,受限,公司所处造纸和化工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生产经营过程中对资金的需求较大,其次,公司在集团财务公司存款和贷款规模与自身的需求相匹配,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关联方通过财务公司隐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等等。

可转债折戟踩盈利红线?

颇为意外的是,公司在年报披露前夕将可转债终止。

4月9日,华泰股份披露关于终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公告,公司于2024年4月8日召开第十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和第十届监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议案》,同意终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事项。

公司可转债终止背后又有何隐情?

目前,可转债的发行规则主要依据2023年2月17日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证券发行注册管理办法》,该文件的发布标志着中国证券市场全面注册制正式施行。整体而言,全面注册制后可转债的发行条件相较于以往有所放松,但对于主板的盈利仍然有所约束。其中规则指出,交易所主板上市公司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债的,应当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盈利,且最近三个会计年度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平均不低于百分之六;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者为计算依据。

我们发现,公司盈利在出现恶化。2023年,公司营业总收入132.91亿元,同比下降12.41%,归母净利润2.37亿元,同比下降44.47%。值得注意的是,鹰眼预警显示,公司近三期年报,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8.96%,4.63%,2.59%,变动趋势持续下降。公司或已经触碰可转债盈利红线。

值得注意的是,在可转债终止前夕,公司试图通过出售亏损资产“抢救”报表。2023年11月30日晚,华泰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安徽华泰林浆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华泰”)拟将部分资产出售,暂定含税价格为7.66亿元,本次交易总体增加公司2023年贡献净利润2.09亿元。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太平洋财富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阿里云服务器